典範在夙昔:珍惜烈士精神/朱孟庠

566

      阿富汗變天趙少康問:兵臨城下那一日,蔡英文是要戰,還是要逃時?妖言惑眾不少人受其蠱惑,真為國民黨人對台灣歷史的無知感到悲哀。魏德聖拍攝史詩級的台灣影像《賽德克巴萊》,書寫原住民抗日的霧社事件;公視開播由曹瑞原導演的《斯卡羅》,描寫的是原住民抗美的瑯嶠事件,文化部、公廣集團以前瞻預算編列二億元製作十二集。這些都是台灣人勇於對抗入侵者的故事。


(圖片為影片海報,取材自網路)

      除拍攝原住民抗美、抗日的史詩級大劇外,對抗蔣政權的血淚史,更該拍給趙少康等外省逃難黨人看看。文化部何時也能面對近代歷史:補助拍攝二二八事件中台灣學生軍擊敗中國軍的烏牛欄之役, 一九四七年三月十六日由台中青年學生組織之二七部隊與國民政府二 十一師在埔里烏牛欄(愛蘭)會戰,學生軍奮勇迎戰外來政權,彈藥用罄,決定化整為零,進行游擊戰;精通六國語言的台獨第一烈士陳智雄,革命足跡擴及台灣、印尼、日本,其驚心動魄的一生於一九六三年遭國民黨槍決而劃下休止符,臨終前高喊「台灣獨立萬歲! 」;一九七〇年開了台獨第一槍的泰源五烈士,五月三十日慷慨就義,鄭金河死前高喊:「台灣若是沒獨立,是咱這代青年人的見羞。」;台灣菁英冒著生命危險與蔣政權抗爭,台獨聯盟海外黑名單的奮鬥史⋯⋯不僅白色恐怖時期,台灣人前仆後繼對抗外來統治者之歷史事件,就足證台灣人民硬頸精神。趙少康等國民黨人是記性太差?

      綠島「垂淚碑」旁有作家柏楊所提的碑文「在那個年代有多少母親為他們囚固在這個島上的孩子長夜哭泣」,蒼白的年代,有多少青春歲月「空白」地在暗獄中度過?多少母親空思夢想,盼著孩子能回到身邊?有多少年輕人曝屍於六張犁亂葬崗?他們都是勇敢的台灣人!是電影、戲劇、文學的好題材,是蔡政府的文化預算最該選擇書寫拍攝的史詩影片。

      而真正拋棄中國百姓逃難來台的是中國國民黨。趙少康等國民黨人不知台灣史?逃跑的是外來統治者:清末拋棄台灣百姓捲款潛逃的是台灣民主國總統唐景崧,他和他的黨羽都是滿清官員,即使成立台灣民主國,也無心生根台灣,趙少康怎不拿來比之於阿富汗的落跑總統呢?1895年日軍登台後期遭遇到一波又一波強勁的抵抗:八卦山戰役,義軍首領吳湯興與黑旗軍統領吳彭年戰死,南部的六堆義軍,在日本增援登陸後,猶誓死抵抗保鄉衛土,火燒庄一役戰敗全村陷入火海…… 守護家園的都是道地的台灣人,是本土的義勇軍。

      激勵人民捍衛土地的意志,書寫台灣人自己的故事,列入教科書、文化政策補助影視拍攝、典範人物奉於台灣英烈館(台南湯德章紀念公園只是初步,未來應有紀念台灣英雄的忠烈祠⋯⋯)台灣人以血淚舖成民主階梯,讓本土政府拾梯而上掌握政權,勿忘先人犧牲打拚,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本土政權應珍視此精神資產,而文化是最柔韌的力量,足以激勵民心以禦敵抗中。

作者:朱孟庠
藝術工作者、李登輝民主協會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