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忍尼辛預見台灣考驗/陳師孟

113
編按:原文刊載於 2014/04/22 自由時報     

      烏克蘭境內的克里米亞半島最近成為全球注目焦點,有人聯想到台灣本身的處境,擔心克里米亞的親俄派成為台灣內部親中派的榜樣,引進強鄰以武力侵略自己的國家。

      其實最早拿克里米亞與台灣對比的人,是曾被俄國先關後逐的索忍尼辛。一九八二年十月廿五日,有「俄羅斯良心」之稱的索忍尼辛在台北中山堂做了一場演講—「給自由中國」,開場白這麼說:

“卅三年來,台灣寶島一直以自己的特殊命運為舉世所注目。世界上已經有卅個國家淪入共黨魔掌之下,這些國家沒有一個能僥倖地為自己保留一小片獨存的國土,在那裡繼續為其破碎的國家謀求發展,向全世界顯示自己,並且和共產黨的混亂現象做競賽比較。富蘭哥爾將軍在俄國內戰時所據守的克里米亞,很可能成為俄國的這麼一塊土地,可是我們不僅沒有得到任何外援,而且反被不忠實的西方同盟者所拋棄,很快地就被共黨消滅了。”

      文中的富蘭哥爾將軍(Pyotr Vrangel)就是俄國內戰末期,率領「白軍」在克里米亞力抗共產「紅軍」的最後一位將領。然而由於歐美等國外交政策猶豫不決,白軍在孤立無援下,終被逐出克里米亞。索忍尼辛藉著自己祖國的反共英雄無法力挽狂瀾這件憾事,一方面對同樣畢生反共的蔣介石表達追念,另一方面也慶幸台灣沒有步上克里米亞的後塵。一轉眼,克里米亞已經第二度淪於俄共鐵蹄之下,萬幸台灣猶未被中共併吞。

      令人驚訝的是,索忍尼辛似乎預見了台灣日後會面臨另一種形式的考驗,在結尾前他說:

“貴國的經濟成就和民生富裕具有雙重特性:一方面它是全中國人民光明希望的所寄,另一方面它也可能顯露出你們的弱點。因為所有生活富裕的人們容易喪失對危機的警覺,結果可能喪失了抗敵的意志。我希望並且呼籲你們揚棄這一弱點,在你們物質生活有所成就的時候,不要讓你們的青年懦弱到寧願做敵人的俘虜或奴隸,也不願去戰鬥。”

      好在「太陽花學運」讓我們看清楚,懦弱的不是台灣的青年,見利忘義的是一群無恥政客與無品商賈,索忍尼辛錯了。慢著,他擔心的應該是卅多年前的青年才對,莫非他是見到坐在前排的「青年馬英九」有感而發?果真如此的話,老先生確實料事如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