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華視的企業改造/戴章皇

84

      華視連兩三次犯下大錯,我個人覺得「敵方放內鬼」的機率不高,因為很容易就被抓出來,且產生破壞影響有限。可能是筆者的職業病,我覺得企業機構造成「常態性麻痺」就會出大問題。也可能經年累月確實有基層員工不滿高層,而故意捅出問題?很多組織都有這類弊病:認為這件事有那麼多關卡,其他人一定會看,所以大家都偷懶,最後證明大家都沒看!或者上下積怨,沒有組織機制可以處理,無法新陳代謝,最後向心力潰散。


(照片:作者提供)

      眾所週知,公視的組織因為政黨間干預,已經難產很久。第五屆公視董事延宕968天、第六屆則是58天,第七屆至今已將近兩年多仍無法完成董事會選舉。整個公視集團上下無不瀰漫著不確定感,這種不確定感很容易造成組織怠惰、無方向感、不易汰舊換新。

      當企業組織進入此等狀態,有志的孤臣也難以回天。尚在不久前,華視新聞曾因為專業查證而獲得非常高的收視率,然而只要人事更迭一切就會變得脆弱不已,必需有組織再造或結構徹底改變才有機會蛻變。首先,需要改變的是公視董事會的產生方式,目前審查委員的組成是依政黨比例推舉出十七位,審查委員審查行政院提名的董事,必須四分之三以上委員同意,董事名單才能過關。因此,只要有四位審查委員不同意,董事會便難產。這部分問題必須透過修法,類似讓同意比例降到三分之二或其他辦法變通,不改變的話這樣僵局不容易突破。

      社會大眾也許不知:華視有民股,是個商業電台,並不純粹是個公共利益性的電視台。公視沒預算給華視,只是名義上把華視納入公廣集團而已,所以企業定位不明,講得更露骨些就是有些爹不疼、娘不愛的味道。既然要求華視有公共性,各種營運制度的彈性相對較小,收入又必須自己想辦法。如果公視買回民股可以讓華視成為完全的公視集團,如果組織健全的公共電視集團產生,匯集各方專長的資源,當然有機會能有一番作為。可惜以目前的組織紛亂,這條路仍有崎嶇。單是公視董事會的問題,使得許多經營方向無法獲得深入有效探討,上層沒有穩定的策略與企業文化,何來健康的企業體質?

      台北市在20幾年前有個非常成功的案例,就是萬芳醫院的公辦民營案。此案的民營方是台北醫學大學,他們必需遵守台北市要求的「公共利益價值條款」,亦即有配合政府公共政策的義務,但營運則可依民間企業的彈性,進行新陳代謝與獎勵。

      如果華視改採公辦民營,徵求民間營運計畫。由公廣集團列出必須謹守的經營原則,例如:新聞不得配合商業置入,若有公共利益需求,必須隨時配合徵用時段。一方面確保其公共利益性,但在企業的經營上則應採取開放策略,讓企業有效積極進行組織改革,人事可以依照考績在勞工權益獲得考量下得以新陳代謝,更好的獎金激勵制度,非新聞節目亦能有更大空間得以發揮。我相信華視不會虧損,紀律可以嚴明,公共利益也可以在監督與換照制度下獲得保障。

      只要營運模式或想法改變,一切光景大不同。華視的命運可以被逆轉,一定有機會成為媒體優等生。

作者:戴章皇
綠色逗陣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