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 : 文協百年再思啟蒙與自覺/朱孟庠

605

      一九二0年代台灣璀璨時代:美學的追求、詩性的格鬥、意識的抗爭、思想的解殖⋯⋯透過全面文化戰鬥,推動社會與政治的抵抗,人文啟蒙的磅礡年代充滿著智慧理想,百年之後的台灣人何以承繼百年前新文化運動之精神,作為凝聚台灣主體意識的文化戰略?

      〈光—台灣文化的啟蒙與自覺〉在國北師美術館展出四個月,於四月二十二日閉幕,借展單位多達二十三處以上,工程浩大,跨領域的研究用心至極。除了台灣最重要的前輩藝術家黃土水的〈甘露水〉出土, 另有陳澄波、陳植棋、郭雪湖⋯⋯前輩畫家創作外,可貴在史料彚整了台灣文化協會(簡稱文協)推動的文化運動及其擴散效應。展覽核心精神,呈現一九二0年代台灣新文化運動先輩們揭櫫「台灣是台灣人的台灣」之理念。

      「光」雖然直指消失的〈甘露水〉大作得以在百年之後重見光明, 其實也暗喻著台灣現代文明與現代國家,民主自由之光,此為台灣民族的盼夢。


(作者提供:黃土水作品〈甘露水〉)

新文化運動為台灣文化主體性打下根基

      百年前磅礡的新文化運動,是台灣第一次的文化自覺,「台灣意識」 濃烈,文化青年向世界借火前進東京,以藝術、音樂、戲劇、 出版⋯⋯等爭取做為人的基本尊嚴與自主,在世界新思潮風起雲湧的狂飆年代,這把希望之火,由東京燒回台灣,為民智未開的台灣社會點燃現代文明之光。

      其所衍生的文化運動、社會運動、政治運動及階級鬥爭擴散遍及於社會各面向各議題,跨領域諸多專家結合,以珍貴的史料文獻梳理出那個令人動容的大時代,社會具反思前進的動能。印象深刻的是推動婦運中一新會成立時照片,女性是坐在前排,後面是男性,身體力行提升婦女意識。


(作者提供:霧峰一新會)


(作者提供:文協時代新女性)

雖經文協分裂、日本軍國主義壓制仍未澆熄「文化向上」目標

      儘管文協政治運動的發展,於一九二七年分裂,左派菁英成立不同的陣線組織,起而行以工農運之抗爭,為被壓迫者爭取權益,手段較早期蔣渭水等提倡文化啟蒙路線更激烈,然這些精英仍在與日本殖民政府鬥爭中生存下來。

      一九三0年代後,雖遭日本軍國主義壓制,但仍見〈台灣文藝〉等刊物出版, 一九三四年「台灣文藝聯盟的組成」 仍試著藉由文學穩住腳步⋯⋯後文協時代早期的「文化劇」, 轉而以「新劇」推動,台灣現代戲劇運動第一波興起, 直至戰爭結束前。


(作者提供:台灣工友總聯盟;文協後期走入工農運)

希望之火點燃於日治時期,卻熄滅於蔣政權統治

      珍貴的百年老照片呈現一個世代知識菁英鮮活的生命力及理想主義的 高尚情操,然痛心的是,先烈勇敢抗爭於日治時期,卻遭迫害死亡、入獄、出逃於蔣政權統治時期,如終戰後即支持「祖國」的藝術家陳澄波死於「祖國」二二八屠殺;活躍於台灣日治時期到戰後初期的客籍小說家、作家、聲樂家、劇作家的「台灣第一才子」 呂赫若,一九五二年死於鹿窟事件,倖存者如王白淵因二二八事件入獄,經歷殘酷打擊,出獄後在極度肅殺、高壓的政治環境中, 少時銳氣不復見,一九五四年的《台北文物》發表〈台灣美術運動史〉一文後,在噤聲的年代便無作為。

      文協提倡的民族覺醒、反抗精神,雖歷經文協分裂而頓挫、日本軍國主義興起而遭壓制,然真正斬斷台灣文化根苗,壓抑民族自覺與反抗精神的是國民黨高壓統治,一整代台灣各界菁英遭迫害、殘殺,黨國宰制思想,抑制文化創造半世紀,弱化了台灣主體意識,在有脊椎的知識菁英被摧殘迫害後,台灣人因驚嚇,成了徹底軟弱噤聲的民族。

台灣主體立場的省思, 殖民豈僅止於日治時期?

      難能可貴的是策展單位勇氣十足,用心將台灣大事紀與世界年表對照,年表中凡中華民國紀事都是放在世界史欄位,如一九四九年「中華民國政府公布叛亂條例」,置於世界史而非置於台灣史。清楚定位中華民國是外來統治者,台灣主體立場清晰。


(作者提供:年表對照)

      接受黨國教育的台灣人對台灣真實的歷史陌生,對先輩追求人本主義與民主主義的自由思想所展現的生命力,也因疏離而缺乏感動。見到年代對照表中書寫: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中華民國代理盟軍軍事占領台灣(或稱為接收),「占領」二字的描述,我感到振奮,似見「正常國家」希望之光,然在會場中卻有中華民國光復派者十分不滿叫囂(約六十歲, 還操流利的臺語),悲,台灣是分裂的國家,二十一世紀的台灣,更需要一個文化覺醒運動,本土政府應提出文化戰略。

典範在夙昔,本土政府請思考台灣文化啟迪之總體戰略

      欣見年輕學子聆聽導賞,並翻閱百年前《台灣民報》、《台灣青年》 、《台灣》等復刻集,歷時四個月的展覽結束,策畫團隊付出的心力難以計算,光是展場的說明就是中、英、 日三種文字,感謝誌有百人,蒐羅展覽作品、 歷史檔案和申論文章出版專書五0二頁。就這樣結束? 如何延續發揮更大的效益?


(作者提供:台灣民報)

      典範在夙昔,殖民不是僅止於日治時期,面對黨國教育長時期洗腦教化,本土政府是該思考台灣文化啟迪之總體戰略,有目標地完成台灣人主體意識之建構,由文化部或教育部統籌, 諸如此類展覽不妨在北、中、南、東各挑選一所大學的美術館巡迴展,帶動各區公民思索;鼓勵文化人,植根土地創作出具台灣意識的好作品。 總之未來文化經費的補助,應有計劃朝著完成文化重建工程實踐。二十一世紀的台灣,需要一個磅礡的文化運動,以文化柔韌的力量,勇敢凝視那個蒼白的年代,「轉型正義」 之目標族群之和解或能實踐!

作者:朱孟庠
前台灣美術基金會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