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與東亞局勢搏時間的「台灣」‧「國權?」處境/早見憂

83

文/早見憂

本月5日中國湖北省海峽兩岸交流促進會、與華中師範大學主辦首屆「國家統一與民族復興」研討會在武漢開幕。會議目的與研討內容誠如其名──國家統一與民族復興,主要聚焦在「一國兩制的台灣模式應體現人民性、融合性、底線性、時代性、保障性。推進國家統一進程要加強風險防範、理論創新、統一戰線與輿論塑造。」港澳一國兩制的現狀已破產,這個針對如何侵略台灣的研討會,只在領導中國社會進一步形成侵略台灣的合理性之輿論罷了。

當代的中國雖自稱共和,憲政只是「黨國體制」的劇場裝置

中國或親中的憲政學者會將這種體制歸類為「單一政黨憲政國」(a single party constitutionalist state),學名乍聽總是很學問,然而白話清濁水後只值個癩蛤蟆──一黨專政又何須憲政(constitution或憲法)?既是以黨領國一黨專政,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中央總書記)實際上就是國家領導人。總書記由中央政治局委員常委選出,政治局常委會又由總書記所召集,且總書記地位凌駕於中常委,享有超越性的特權,一般狀況又兼任中央軍委主席,設計上顯然,黨中央總書記地位凌駕於國家主席之上,一旦「國家主席」、「中央總書記」、「軍委主席」分屬不同人時,「權力鬥爭場」上就比各自的布局手腕、元老勢力挺誰、與實際能動員的鬥爭資源多寡。基於這種構造,中國的政治,表面上宣稱「憲政國」、「民主集中制」,但事實上只是傳統的「劇場式政權」。

「劇場式政權」的權威性,經常需要大量的「作文比賽」串聯起基層組織、地方黨部、國立學術機關的資源網絡機動性,並適時地拔擢獎勵基層的勤政。國家統一與民族復興「作文比賽」對沒有中國國籍資格的台灣社會來說,既無甚新奇也無須意外,畢竟同樣題目或更狗腿的作文比賽,在1950~1987年中華民國兩蔣時代,每年、每季、每學期都要來個好幾次,才能將少數人虛構的謊言塑造成社會事實──不過這並不表示,台灣社會不必注意中國政治劇場的動向,因為中國口中的統一,是以各種手段發動對台灣的侵略,這種作文比賽越頻繁,就表示中國國家內部尚面臨著「控制上」的壓力,與政治經濟層面上的赤字壓力。

劇場式政權往往動以非理性手段紓解內部壓力,因此不得不防

然而更重要的,台灣社會是被「中華民國=國民黨」所支配的社會,*即使表面上發生二次政黨輪替,但至今所顯示出的事實是:民進黨完全無法駕馭60年來被中華民國黨國體制所塑造出的黨國機器──也就由大中華意識形態所生產的行政-司法-軍政-媒體(=大眾社會意識型態主導權) ──正是這個病灶導致至今的台灣發展,仍被一部以「終極統一」為前提的「中華民國憲法」所束縛,國土發展總體政策受到中華民國憲法在設計上的限制,遲遲無法修改或落實,以致今天台灣社會無法從根本上進行政治社會經濟的全面變革,而持續在可能「被統」的政治社會張力中不斷走衰。

短期局勢上,台灣面臨的壓力並非來自「中國」,而來自「中華民國」

眾所心知肚明無須再論的「中華民國」主權不受國際承認,但大多數人* (特別是喊著要進行根本改革的政權機關)卻不願意面對「中華民國憲法」對台灣未來命運所造成的束縛。這部憲法的增修條文明文「因應國家統一前之需要」作為憲法增修前提?有此自我消滅的憲法,何須勞駕中國學者商討如何侵略台灣、併吞台灣,這部憲法本身就保障著「統一」,即是等於被侵略的優位性,更可惡的,這部憲法含蘊著中國反分裂法的廣延意義,聯手壓制「台灣建國」或打擊「台灣獨立」的可能。

ROC對台灣島進行占領與支配,但無論當今內與外的局勢,都清楚表明,中華民國不受國際承認,連最大眾的知識工具維基百科都如此標誌,報聞更是屢見不顯,面對此日常事實,執政集團卻不願面對必須重新設計符合台灣群島的憲法之最起碼的集體權、或國權之最低保護──反論者或以美國已通過台灣旅行法=Taiwan Travel Act主張台灣是主權國家。對這種刻意以中文修辭迷障掩飾問題的說法,只須答以,無論美國的台灣關係法或1971年聯合國2758號決議後,名義上Taiwan始終都不等於ROC(中華民國),因為正式文件上就寫著 Taiwan Travel Act 而非 China Travel Act。


(圖自維基百科-印度文化條目頁面下方)

面對中國處心積慮要侵略台灣、併吞台灣,嚴格分析起來,中國目前國內外的局勢非常窘迫。一帶一路的爛帳與貸款赤字不斷增加中,而且已在中亞與歐洲方面引起非常大的反彈與抵制;另方面也由於中國國內金融狀況不透明,與漫長的邊區之民族獨立問題加上邊境線爭議,最重要的是當前的南亞與亞太海域局勢,美、加、澳、紐、日、印尼、印度、越南,幾乎是一鼻孔等著修理中國。中國不發動對台灣的戰爭則已,一但宣戰,中國將在一週內,從金融崩盤、黨派系內鬥、邊區叛變、社會秩序裂解,同時這個「劇場式政權」也已處在遭亞太各國進行軍事上的聯合還擊的分裂狀態。

台灣獨立的有利局勢並不會一直存在,應正視局勢的變動

韓國平昌冬季奧運前夕,北朝鮮試射洲際飛彈頻頻,當時的東北亞局勢將美、日、韓緊繫在一起。復由於中國自2008年以來不斷在東海與南海進行擴張與爭議領土的挑釁,又不斷以價格的不正傾銷、智產侵占、假經濟之名在他國境內進行遂行政治干預,種種惡行首先引起太平洋盆地諸國的注意,直到2013年日本政府預備修改憲法第九條,整個亞太區域局勢開始形成兩大集團,即以AIIB為名義的親中集團,與以TPP為名義的美日聯合的集團。隨著中華民國的總統大選再度輪替、以及美國大選由共和黨重新取得執政後,這個世界再度短暫地形成,歐美日澳集團抵制中國、北朝鮮並提防俄國的局勢。

就國際局勢與區域政治變化而言,從2013年到2018年2月平昌冬奧,到四五月間金正恩與文在寅握手一起互跨板門店38°線、放棄核武論等一連串令人意外的笑臉牌,東北亞的張力瞬間被瓦解。儘管近日的北朝鮮與美國首腦會議中已傳出,美方要求北韓非核化須採「敘利亞化」引起北韓極度不滿而可能破局,不過,這個模糊階段還會在持續上一陣子。而另一個可疑的謠傳是5月17日美國財長梅努欽(Steven Mnuchin)在中國進行貿易談判中傳出中國願意削減美國2000億元的貿易赤字,儘管這個謠傳在隔天就被中國否認──面子上當然要顧,不過無風不起浪,面對美國與歐洲各國聯合對中國實行經濟與貿易上的進一步限制、嚴審、與制裁,已滿庫壞帳的中國確實不得不屈膝,只是到底談什哪些條件還有待保留罷。

這些動態並不能單方面被視為,中國倒大楣了,相反的,當前的模糊是中國與北韓的緩兵之計,先前的緊繃需要一段模糊時間做舒緩,因為他們知道另一個強硬的敵人不久後即將倒下──安倍首相正受到加計、森友學園兩弊案纏身,對日本社會而言,利益輸送嫌疑是無法容忍的政治汙點──恥度大異於國民黨。不久前安倍的自民黨黨團老戰友小泉純一郎也公開表示,安倍可能在6月份下台,無論如何,自民黨總裁選舉也將在9月進行。換言之,美國在不久即將失去作為聯日抵制中國的最強硬右手,安倍晉三,2018年9月後,東亞局勢將如何可能很難預測,也就是說,川普是否還能持續對中國的強勢?特別是當南北韓握著手,日本方面首相繼任者也缺乏強硬氣魄,到時只怕美國也會改變風向,玩起一家親的遊戲?當然這是對台灣最糟的狀況,台灣民間社會如果不把握機會,以行動逼執政集團盡快就憲法與國號,進行最低限度「台灣正名」與「國權保障」之國際宣告,我們真的無法預測,中國那個劇場式政權將如何在下半年度啟動國際輿論戰、法律戰,從《反分裂國家法》更一進步將台灣內法化,特別是在「中華民國憲法」本身就是一部「統一」憲法的危機下──最糟狀況就是不宣戰而以法律方式進行,例如很可能再度重奪執政的國民黨與中國進行和平協議。如果是戰,中國必崩解於其劇場式政權的政治構造,台灣不怕中國開戰,只怕國民黨及其統派勢力以中華民國憲法的統一條文,對中國簽署和平協議。

作者:早見憂

小時候在表演藝術圈搞種種劇像實驗,破產後靠寫廣告維生,2006年後躲起來做古東南亞史與海域亞洲研究,變成一個沒甚麼出息的普通大叔,現在不知道在幹甚麼,只好靠點翻譯糊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