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台灣人 我支持台灣隊—東京奧運正名公投/阿銘

467

文/阿銘

當我們向國外朋友介紹自己和國家時,會有人說我是「中華台北人」?或是我來自「中華台北國」?

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這個荒謬的稱呼來自1981年的「洛桑協議」,當年中華台北奧會與國際奧會於瑞士洛桑雙方協議:將中華奧會稱為「Chinese Taipei Olympic Committee」,並重新提送新的會旗與會徽,經國際奧會核定。之後於1984年國際奧會拒絕「中華台北」代表團使用國歌為團歌,最後以國旗歌送交,避免因團歌問題而使台灣代表團遭國際奧會拒絕。從此台灣的運動選手只好背著這不中不台的「中華台北」名稱,征戰國際大小賽事。

「中華台北」這稱謂不過是「中華民國」在國際外交敗露下的衍生物。1949年後,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中華民國在現實的國際政治角力下,相互爭取所謂「一個中國」的正統,此後中華民國這國號在國際社會陷入泥淖中,支持中華民國的友邦陣線漸已崩潰,同時中華民國也只好陸續離開各個國際組織,甚或被它國拒於門外。台灣在不放棄「中華民國」的國號下,再想進入國際社會,也只好委曲求全被迫改名或另取匿稱,像個小媳婦似的期待在國際上有那一席之地。

1971年聯合國大會第2758號決議文,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中華民國在聯合國擁有的中國席位與代表權。此後1979年美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關係正常化並與中華民國斷交。這兩件重大的國際外交事件,不論在法理或是國際現實上,已經是向世界宣告「中華民國」消逝了!那麼,我們還要繼續拿著各種含糊不清的「中華⋯⋯」名稱,進入國際社會?還是,我們努力一點,告訴國際社會我們是一個國家,它的名字叫「台灣」!

各位朋友,中華民國不被國際認同,已經很清楚。但我們該如何以「台灣」的名義走進國際社會?現階段要向世界介紹我們的國家「台灣」,在我們與各國對國的官方文件或辭令中,要稱自己是台灣, 不能否認是有相當的困難!對外,有中國無所不用其極的孤立台灣;對內,有一頂中華民國憲法罩住,要想通過修憲的高門檻更改國號,亦是險阻重重!

在這個目前無法更動憲法,中國霸權對國際社會愈加施壓下。極有可能此次2020年東京奧運是一次我們的機會,地主國日本政府或是民間社團透露出極大善意,我們可以從東京奧運正名公投的第一步開始,連署第一個可能,給自己以後叫「台灣」的可能。

雖然我們是處在一個「特殊狀態」的國家,籠罩著扭曲的憲政格局,要該如何突破這僵局,又必須讓世界各國認同,同樣考驗我們自己對國家認同的意志。這次「東奧正名」當人民行使公投權利,同時將公投法律位階提昇到政治問題,挑戰這個已然消失的「中華民國」,叫醒執政高層不能再默然無視。

正名公投是人民意志的展現,我們不需要寄繫於任何政治人物,當我們把這樣的「可能」堆疊成「認同」的共識,向國際間展現台灣人的意識力量,清楚的告訴世界——台灣就是台灣。這是一次由下而上、由內而外「台灣正名的運動」,就從你我第一張連署書開始。


(圖/進擊的台灣隊臉書專頁)

作者:阿銘,綠逗志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