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再出發
2009年綠逗的發起
2016年理監事
歷屆董理監事名單
聯絡綠逗
首頁讓我們再出發讓我們再出發
讓我們再出發

       「綠色逗陣」成立於2008年大選綠營慘敗之後,當時籠罩在台灣上空的紅色幽靈,以及充斥在台灣社會的藍色迷霧,讓許多綠營人士心灰意冷、茫然無措。回首2000年政黨輪替以來,執政八年的民進黨怎麽會如此不堪一擊?展望未來,我們安身立命的母土台灣難道真要陷入萬刼不復的境地?

       當時那種椎心之痛,雖然現在想來仍心有餘悸,但也催逼我們立即咬緊牙根、捲起衣袖,幾個媒體的外行人加上一群素昧平生的支持者,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在民主前輩蔣渭水「同胞須團結、團結真有力」的啟發下,就這樣打著「綠色逗陣」的名號,毅然投入一個陌生領域。自2009年元旦電台節目開播以來,口中所講的都是「為台灣前途代言、為社會正義發聲」,心裡所想的只有「外爭主權、內挺人權」,我們從不八面玲瓏掩飾政治立場,不屑於走中間路線求討資源,我們自認為盡了台灣社會一份子的心力。

       倏忽八年,慘澹經營,幾度彈盡糧絕,靠著眾多不棄不離的支持者,終能度過難關;也有與民進黨關係緊張的時候,走在「顧全大局」與「堅持原則」之間,幸而有眾多聽友不時提供建言、勉勵有加,伴隨我們成長。

       天佑台灣,今年初總統大選傾中勢力全面潰敗,我們一方面固然欣喜於中國國民黨自作孽不可活、中國共產黨「地動山搖」的恐嚇牌完全無效,但另一方面卻不免要自問:民進黨大獲全勝之時,就是綠逗任務結束或功成身退的時候嗎?

       著名心理學大師弗洛姆 (Eric Fromm) 在《逃避自由》書中有一段話,大意是:民主體制所保障的思想自由、言論自由、表達自由、信仰自由等等,其實是沒有什麽意義的 ─ 除非我們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看法、有自己的做法、有自己的信念;換句話說,不做思考、不願表態、不敢行動、沒有主張的人,這些自由對他是多餘的。

       自由對信念堅定、敢做敢當的人才有意義,勝利何嘗不是如此。唯有當我們是為著一個理想而戰、向著一個目標前進,最終的勝利才有意義、勝利的到來才覺甜蜜。所以問題是,我們過去「八年抗戰」的理念何在、目標何在?爭取勝利所為何來?如果選舉勝利對綠營來說,只不過是把中國國民黨拉下台,再度獲得執政權力而已,至於新政權未來要把台灣帶向何方?嗯,看情形再說;要如何面對中國?嗯,維持現狀就好,那麽我們要很遺憾地說:這次勝利是空洞的,因為這是一場沒有目的的勝利。

  我們不想讓綠營掃興,所以只能期許自己再接再厲。綠色逗陣要求的,不是享受執政過程,而是更接近過程盡頭的標竿,那就是經過「正名、制憲」與「國家正常化」,建立台灣人的台灣國。也許這樣的理想困難重重、曲高和寡,但是我們相信目標正確要比過程輕鬆重要,理念堅定要比選舉勝利重要;民主的真諦不是凡事附和主流民意的現狀,而是啟發民眾獨立思考、同心追尋正確的未來。民進黨全面執政之後,我們的責任不是已了,反而更重更大了。

  所以綠逗的朋友們,期待大家來歸隊,我們一起再出發。

責任作者:陳師孟

 
 
瀏覽人數: